ephemeral。·LoFoTo

只身一人
以最坏的恶意看这世界
去爱它

请给我一个拥抱吧 陌生人们 我感觉自己就快要枯竭了 明明身体上的接触是最真实最直接的 为什么就是不能用心感受呢

又去看了一次萤火虫。感谢 @Delpan·LoFoTo 老司机带路

灵谷寺已经爆炸 越来越没意思了...


热闹都是他们的
一旦放假就会莫名其妙袭来的 可怕的想法
我以为睡觉就能忘掉恐惧感殊不知梦里带来的恐惧让我中断了睡眠的想法
要是有一颗子弹穿过了心脏把一胸腔的血都溅射到身后的墙上,大抵是昆汀式的美吧。
又或者 我想起了亮剑里李云龙的死法 喷射的脑浆 穿越了头颅之后打入墙内而弯曲的子弹 大概也去的很快。
然而大抵懦弱如我无法做出抉择。是的 死都不敢死的懦夫
明明不喜欢黑夜却无论如何不想让黑夜散去 明明希望社交缺拒绝了大部分为数极少的邀请
我努力着想找到人性的亮点然而在自己身上看到的更多是作为一个人的自私自利懦弱无能胆小怕事
也许我就是理应被社会过滤掉的渣滓。 未来是属于你们的 不是我的。

arch 202 is done

Well

建筑系的第二年基本标志着结束。 周围的厉害的人物做的东西那叫一个骚。双击666。看下我的简直不忍直视。要不是挺值钱一模型我真想直接砸了。

不知从何说起心里那一股矛盾的劲。一股无比自卑的力量和一股想要操翻我所不喜的人的力量。所以这学期所有的自嘲便都亦真亦假半真半假。仍然,我给出的答案是,在我现在这种极其不稳定动不动就崩溃的心理状态下,我做到了自己的最佳。


今天被critics问了一堆问题其实我想回答的是 I don't fucking know. 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甚至我都摸不清自己为什么写下来这些),所以我并不想在空间里强加上一种feeling...

在路上走着发现了某剧组 于是 哈德逊河旁 日落 曼哈顿天际线 白色钢琴 莫名的浪漫.
于是我顺手就捏了一张 并不是摆拍 却也是摆拍 大概也是在纽约生活的小惊喜吧

趁着白百合劈腿这事本来想好好嘲讽一番的
人人都劈腿 莫名其妙的绿帽子满天飞
犹豫了一会 算了吧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 我大概在你家给你做蛋羹当夜宵吃
你似乎有些小感动
现在想起来 估计是更像我在自作多情(笑
然而一年后的这时候
我算是勉强从抑郁症里挣扎着差不多逃脱了
就别说开始新生活这样的鬼话了 活下去 已经很勉强
理想主义到最后只会喂自己屎吃而已

这一年心头总是会有无名怒火
不知往何处发泄
那就憋着吧
我一个人也可以过的比你们都好
婊子配狗 天长地久

rollei chrome cr200...
好吧应该问题是我拍炸了...

说实在怎么会不想做私摄呢 

只是根本培养不出到可以私摄那样的感情啊 现在多少私摄不过是萍水相逢一炮泯恩仇 欲望的流露是有了 

可是爱呢 没有爱人之间的默契和相互理解这种东西怎么能变得动人 图像不过是一个媒介而已

说来可笑 爱人之间的默契究竟是什么 怎么互相理解 我却从来也不得而知 大概是别人无所谓而我却太敏感太害怕 害怕别人的无所谓 因为这对于我太有所谓了

不明白以及羡慕嫉妒恨 

真是太他妈想放弃学建筑了。

“现在我面对着这个充满了星光和默示的夜,第一次想这个冷漠的世界敞开了我的心扉。 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有爱融洽,觉得自己过去曾经是幸福的,现在仍然是幸福的。为了善始善终,功德圆满,为了不感到自己属于另类,我期望处决我的那天,有很多人前来看热闹,他们都向我发出仇恨的叫喊声”

没想到第一次拍到银河中心居然是在满月之时
前景也不重要了吧 看到就好
(我怎么变的这么不求上进了....

于死亡谷


那就让他们都去死吧。死之后又会新生。死了而又未死。死了就是永恒。他们都已经存在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还将要存在多久。如同傀儡一般。



想着之前所听到的和实际上所看到的,不由得疑问你的脸现在究竟被自己打的疼不疼。明明不是演员却非要装成演员的样子,以为骗过了自己。却不知观众只是不想揭穿这小把戏,你的表情五官面容眼神文字等等所有,已经出卖了你的本意。何必啊何必,何必让事情走到这个地步。

在前女友的midterm room裡害怕成一隻螻蟻
我哆哆嗦嗦的看完了他們的畫
所有人都比我厲害
厲害的多
哪怕是別人組過來看review的同學
所有人都笑著看我彷彿下一秒他們的每一顆牙齒就會變成利刃刺過來
那我就會成釘在牆上的靶子
腦門中間是十環
每個人在牆上的畫地上的模型都像是一副笑臉
我被釘的渾身難受就像掉進蜘蛛網的昆蟲
坐下來想了一下自己的project不知道是出了一身熱汗還是冷汗
腦子已經無法思考了 我的筆胡亂在sketchbook上划下了幾筆
eric說的每一個字都聽得懂然而卻已經無法連成句子理解
想了一下program那種bubble進而滿腦子都是屏幕保護一樣都是擁擠到形變的泡泡
然後每一個都變成了笑臉
我衝...

曼哈頓街頭派傳單的人

一天不小心抽了半包菸
幾個月前還是一根煙沒抽過的我
用這些莫名其妙的事來比如自暴自棄抽煙醺酒來享受一種自毀自殘的快感

每一天都過的如此辛苦
不斷的尋找繼續活下去的目標
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每天調整維持情緒耗費的精力太多了
動不動就精神崩潰渾身冒汗
記憶力好像也有能體驗到的下降
真的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給我抗抑鬱藥吧

moma ps1, Queens, NY


好渴望
被爱
和爱
卑微到骨子里
轻于尘埃
还是努力学习
毕竟累到虚脱
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我站在這個樓梯口等了好久 我知道妳曾經就在這裡 幻想著妳還是會穿著一襲黑衣緩緩走下來
但其實我知道 妳 再也不會出現了
取而代之的是眼前別人的一家 洋溢著幸福快樂
二刷lalaland 我知道他們所說的一切缺點 殊不知生活就是那麼無法預料 他們所講的過於理想化 說不定在生活裡極有可能發生
成年了的無奈 無力 為一個人的妥協和不被理解 以及一直在心底那個小小的夢想 最後以一支曲 顫抖著 恍惚的彈下最後一個音符
午夜場 一個人在電影院哭成了一個傻逼
我記得我自己曾經和自己說過 拍電影的人 某種程度上是幸福的 起碼能把故事揉進劇情 不管怎樣程度的愛與恨都寫進劇本 和那麼多觀眾一起分享 不論矯情與否 也不論成果...

Chinatown, NYC
site visit

看到知乎某些讨论...不太明白 文邹邹的带着书呆子的酸腐气息的讨论 摄影师 这个名称究竟有什么意思.....
这年头还有人真的会因为被称为摄影师而自豪?
或者说 真的还有人想要做一个真正的摄影师么
“因为拍出好看的照片就叫摄影师”么
这么想的人大概是脑子不太好使
这么揣摩别人的人大概也是脑子不大好使
估计现在拿个单反就是摄影师了
那幸好我卖掉了
摄影作为一个越发平常化的艺术 现在除非往小众的方向走 走复古到极致 那还能说艺术 不然那就是技能。谁都可以拍谁都可以按快门 谁都有自己的一套说法概念理论 你敢说哪个不是艺术?

无限放大美化 艺术 这个词真是有点太可笑的让人...

chinatown, NYC

画面怎么越来越脏
就像不小心混了对比色进去的颜料盘怎么调都只是会越来越灰。最后不管加黑加白还是逃不掉。

感觉什么都会一点但是感觉什么都不会。半吊子的摄影半吊子的烹饪半吊子的看电影看书半吊子的做设计半吊子的健身还想着以后半吊子的玩玩改装车。尤其是在建筑系这种地方,无比的需要自我营销(装逼)或者自我魅力(浑身带逼)or both。然而我除了一堆半吊子的爱好什么都没有,而且更可怕的是大概总有人做的全都比你好。未来究竟会怎么样呢?青春期是不是该过了可是迷茫期似乎从未离去...

一年一度的情人节。

我开始考虑一个问题,每一个平凡的日子被加上一个标签之后是不是就变得特殊了。就好比情人节,圣诞节,或者是某个人的生日等等。把这些tag抽掉之后,这些日子不过是那么平常的一天。

    那假如前几周对这些日子丝毫不在意的单身的我,在某个时候思索了一下觉得今天应该没事情,便与一个女士约定今天一起做某事。因为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今天有 情人节 这个tag, 所以不假思索的我就说出了这个约。

那那位女士的想法会是如何呢?假如她知道这一天是情人节,然而她没有拒绝,那说不定是她有那么一点意思,然而我完全并没有这方面...

坐在昏暗肮脏臭气熏天的mta里听着空间的回响刹车的嘶哑列车电机启动的电刷声
好像突然又对纽约有了一点好感
恍若隔世

无题

突然特别想去二刷LA LA LAND.

可是偏偏女主叫Mia,偏偏是LA这个别名La La Land的地方。

就跟我每次看表都是11:17, 初恋的生日一样。

这辈子大概有些事情是逃都逃不掉的。

虽然听起来很矫情,但似乎并没有什么错误。

大概是又莫名其妙发作了。

我仔细想了一下,大概是看到了她发的一些状态。

于是思绪便没能止住。Really trynna know why she did that. Wanna figure it out. She should put me under a stranger's tag where she only posts happy...

© ephemeral。·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