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hemeral。·LoFoTo

只身一人
以最坏的恶意看这世界
去爱它

复活节
兔子爷爷和路人似乎有那么一出戏





这学期能遇到这样的教授,三生有幸。
越来越看清人类这个贪婪却又善良的生物的复杂程度之后,自己也越是迷茫。时不时的会感到自己与大趋势的相同,却能发现自己总是被孤立的那一个。被孤立么?还是其实只是自己把自己孤立出去了。
就像现在学习的建筑一样,去别的section走一圈发现大家做的东西似乎总是大同小异,好像逃不出一种控制。真正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似乎没有几个。然而却是自己也总结不出来什么特殊的地方。也就等于白说嘛,反正我瞎逼逼也不会有人信。
可怕的是最近的潜意识有点让人觉得恐怖,梦里是你说出的那些大言不惭的话,我心里疼的不行却反而幸灾乐祸答应了。醒来一身冷汗。转眼一个学期的时间过去了,我还是那么敏感,像是吐着信子的蛇,一点点侦查着,明明不应该,却还是忍不住在看。
看来这帽子以后是要越来越多越来越绿了。

评论
热度(5)

© ephemeral。·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