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hemeral。·LoFoTo

只身一人
以最坏的恶意看这世界
去爱它

在前女友的midterm room裡害怕成一隻螻蟻
我哆哆嗦嗦的看完了他們的畫
所有人都比我厲害
厲害的多
哪怕是別人組過來看review的同學
所有人都笑著看我彷彿下一秒他們的每一顆牙齒就會變成利刃刺過來
那我就會成釘在牆上的靶子
腦門中間是十環
每個人在牆上的畫地上的模型都像是一副笑臉
我被釘的渾身難受就像掉進蜘蛛網的昆蟲
坐下來想了一下自己的project不知道是出了一身熱汗還是冷汗
腦子已經無法思考了 我的筆胡亂在sketchbook上划下了幾筆
eric說的每一個字都聽得懂然而卻已經無法連成句子理解
想了一下program那種bubble進而滿腦子都是屏幕保護一樣都是擁擠到形變的泡泡
然後每一個都變成了笑臉
我衝出了課室
眼神似乎一隻處在無限遠對焦
要是現在地鐵爆炸了
那我是不是就解脫了
可它並沒有
所以我還要活下去

然而這並不是夢

我多麼希望它只是一個夢

评论

© ephemeral。·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