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hemeral。·LoFoTo

只身一人
以最坏的恶意看这世界
去爱它

arch 202 is done

Well

建筑系的第二年基本标志着结束。 周围的厉害的人物做的东西那叫一个骚。双击666。看下我的简直不忍直视。要不是挺值钱一模型我真想直接砸了。

不知从何说起心里那一股矛盾的劲。一股无比自卑的力量和一股想要操翻我所不喜的人的力量。所以这学期所有的自嘲便都亦真亦假半真半假。仍然,我给出的答案是,在我现在这种极其不稳定动不动就崩溃的心理状态下,我做到了自己的最佳。

 

今天被critics问了一堆问题其实我想回答的是 I don't fucking know. 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甚至我都摸不清自己为什么写下来这些),所以我并不想在空间里强加上一种feeling。至于为什么所有人认为我看了no exit和陌生人这些存在主义的书籍就得出了我一定想让目标人群在这个所谓的图书馆里体会uncomfort,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做一个space然后看里面的人会怎么反应罢了。毕竟根据我自己的体验,大多数人是不会在意空间里怎么样的,更多的时候人类这种漠然的生物是会自己适应的。毕竟人类到底是那么自私的动物,周围究竟会怎么样,谁又会去看呢。虽然我想的是可能人们会在一起进行争论发生争端或者和善的讨论,但我心里深知大多数时候人们只是会坐在那里觉得四顾尴尬却只字不提罢了。从来不要低估世界的恶意和人们的恶心肠以及冷漠。就好像虽然我不敢确认但我深知大家都并不喜欢我以及反感我想对我避而远之一样,我向来不怕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所有人的人心,不止中国人,当然中国人尤其甚。有些事情可能并不需要确认,只是起因并不明了。所以我一般会猜一个想象到的最烂的猜测来当做事实——比如大概有谁传我是个烂人渣男之类的。说不定真有可能别人这样做了,说不定还会更烂。who knows?

(BTW谁他妈give a shit啊傻逼,老子就是想他妈的做烂人。好人你麻痹)

当然了作为project这其中还可能有其他各式各样的矛盾。作为一个概念性的idea和建筑作为一个必须物理上存在的实体之间的矛盾, 以及更多的社会性质的讨论——一切这些矛盾究竟是解决问题还是提出问题,还是该怎样去实践,我并不知道。可能这大概是在学校里需要去寻找的一个东西吧,而并不是要把一个project单纯去做的好看炫酷,而是更深层次的一些问题,从基本的功能性到program的构成,然后是是讨论文学,政治,社会现象,甚至哲学?尽管我并不能理解很多人所谓的后现代主义是什么,(在我来说好多就是瞎jb扯淡,我是完全反这些做派的人)但是不乏个人觉得有趣的理解。诚然,哗众取众的人实在太多了,强套毫无作用的文字来相容不知所云的东西并不在少数。希望不忘初心,尽量往着自己喜欢的地方发展吧,(尽管自己也不知道喜欢什么。毕竟我在真心想选建筑系并且初中高中就认真努力过往这方面发展或者家里从事相关行业自幼有环境熏陶的人不一样,我只是当初脑子一横,选了这门——我甚至不知道会干什么,我甚至以为我选的是土木类似专业。LOL)

嗯不管怎样这个最烂的学期算是完了。抽了无数包烟来变相自虐。自虐起来心里才会好受一些。无数次心理崩溃,如果都记录下来大概会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但是这些并不能把我怎样吧I guess. 我还有那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呢。学霸就让他们成为大神去吧。


评论(1)
热度(1)

© ephemeral。·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