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hemeral。·LoFoTo

cjh-m.net
再见lofter
此号已废

请给我一个拥抱吧 陌生人们 我感觉自己就快要枯竭了 明明身体上的接触是最真实最直接的 为什么就是不能用心感受呢

在路上走着发现了某剧组 于是 哈德逊河旁 日落 曼哈顿天际线 白色钢琴 莫名的浪漫.
于是我顺手就捏了一张 并不是摆拍 却也是摆拍 大概也是在纽约生活的小惊喜吧

曼哈頓街頭派傳單的人

一天不小心抽了半包菸
幾個月前還是一根煙沒抽過的我
用這些莫名其妙的事來比如自暴自棄抽煙醺酒來享受一種自毀自殘的快感

每一天都過的如此辛苦
不斷的尋找繼續活下去的目標
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每天調整維持情緒耗費的精力太多了
動不動就精神崩潰渾身冒汗
記憶力好像也有能體驗到的下降
真的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給我抗抑鬱藥吧

moma ps1, Queens, NY


好渴望
被爱
和爱
卑微到骨子里
轻于尘埃
还是努力学习
毕竟累到虚脱
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我站在這個樓梯口等了好久 我知道妳曾經就在這裡 幻想著妳還是會穿著一襲黑衣緩緩走下來
但其實我知道 妳 再也不會出現了
取而代之的是眼前別人的一家 洋溢著幸福快樂
二刷lalaland 我知道他們所說的一切缺點 殊不知生活就是那麼無法預料 他們所講的過於理想化 說不定在生活裡極有可能發生
成年了的無奈 無力 為一個人的妥協和不被理解 以及一直在心底那個小小的夢想 最後以一支曲 顫抖著 恍惚的彈下最後一個音符
午夜場 一個人在電影院哭成了一個傻逼
我記得我自己曾經和自己說過 拍電影的人 某種程度上是幸福的 起碼能把故事揉進劇情 不管怎樣程度的愛與恨都寫進劇本 和那麼多觀眾一起分享 不論矯情與否 也不論成果...

chinatown, NYC

画面怎么越来越脏
就像不小心混了对比色进去的颜料盘怎么调都只是会越来越灰。最后不管加黑加白还是逃不掉。

感觉什么都会一点但是感觉什么都不会。半吊子的摄影半吊子的烹饪半吊子的看电影看书半吊子的做设计半吊子的健身还想着以后半吊子的玩玩改装车。尤其是在建筑系这种地方,无比的需要自我营销(装逼)或者自我魅力(浑身带逼)or both。然而我除了一堆半吊子的爱好什么都没有,而且更可怕的是大概总有人做的全都比你好。未来究竟会怎么样呢?青春期是不是该过了可是迷茫期似乎从未离去...

平静。


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感觉好像那些飞过叶子的人说的那样


尽管我没飞过

神樂坂


去日本前終於用上了索尼和g45,一路上基本也就是靠這一套過來的。1635也帶了但是終究沒怎麼拿出來過。在日本走了一個星期,心裡也愈發的平實和安靜了,標準頭也越來越喜歡——記錄的東西都十分的平凡,或者說平庸;自己似乎更喜歡去追求用色彩來表現一些東西了。也並不是說就不喜歡刻意追求有趣的構圖黑白高對比高飽和等等,只是隨遇而安的心態越來越強,也越來越意識到生活的平庸。


平庸,就這樣吧



2016的终张,lets kiss goodbye. 于时代广场

在纽约跨年总有种莫名的想去时代广场的欲望,似乎显得自己好像一个不折不扣的外乡人。其实不是因为倒计时的原因,只是总觉得互不相识的大家会一起真诚的开心的亲吻拥抱庆祝尖叫问好,是少有的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温度的方法之一。好几年一直尝试在用这方法让变的越来越不近人情的自己回到正常人的状态,似乎也能让灵魂脱离行尸走肉般的自己发自内心的微微一笑。新的一年赶快脱离抑郁吧。

脑补一部动作戏的开场。缓慢的镜头跟着拿着一束花的主角慢慢推进,周围的人有艳羡有惊讶的表情....

(单反盲拍太......
我这种胆小的人实在....
前几天深受低落的情绪影响直接炸了。
炸了就炸了吧
反正她是回不来了。

纽约下雪了。
看完午夜场的starwars在大街上,街上没什么人,铲雪车还没出来,白雪开始填平马路和人行道的沟壑,多希望自己不会困那样就不用回家。当然我也无心关心路人的故事,脑子该休息了。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踱着步子看着数不清的雪花在路灯下划过的痕迹,然后开始脑补要是用李安那种4k120hz的格式放出来是不是能把轨迹拖到最短。
新的大木碗到了,在暖暖的音乐中寒假就缩在家里吧。耳机是我认为自己做的最好的投资了,毕竟车子自己负担不起,能买的起的然后能稍微抚慰一下自己还不伤身体的只有音乐了。
最怕一首歌听了好多年听着听着听懂了,然后心里会揪一下。
But you didn't have to cut me off...

复活节
兔子爷爷和路人似乎有那么一出戏

这学期能遇到这样的教授,三生有幸。
越来越看清人类这个贪婪却又善良的生物的复杂程度之后,自己也越是迷茫。时不时的会感到自己与大趋势的相同,却能发现自己总是被孤立的那一个。被孤立么?还是其实只是自己把自己孤立出去了。
就像现在学习的建筑一样,去别的section走一圈发现大家做的东西似乎总是大同小异,好像逃不出一种控制。真正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似乎没有几个。然而却是自己也总结不出来什么特殊的地方。也就等于白说嘛,反正我瞎逼逼也不会有人信。
可怕的是最近的潜意识有点让人觉得恐怖,梦里是你说出的那些大言不惭的话,我心里疼的不行却反而幸灾乐祸答应了。醒来一身冷汗。转眼一个学期...

來來回回被安檢掃過無數次,整個卷都廢了.
記得這張照片還是暑假幫妳去att辦事的路上摁的呢

「我覺得很糟
你覺得挺好
那就挺好吧」

甚至你說不定都不曾用心


一个人做事情真的好烦好难受啊...
没有人分享过程和快乐就算了,这看起来ü还一个人要摊两人的费用嘛....
算了求人理解自己的心念虽然一直有但是更接近于一种藏在心底的潜意识了,这大概是变老的悲哀之一吧。自暴自弃 岂不善哉
不过究竟是为了自己过的舒服还是单纯讨厌和别人合作呢?我变得十分迷惑。
明明理想的状态就是知音一般能互相倾诉的女票但事实证明这种只存活在别人的话|书中,可能都是我的问题吧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问题╮( ̄▽ ̄"")╭呵呵哒
我就看着你们一天到晚说着能都粘死蜜蜂的腻歪话吧。垃圾现充们。

安静。

不知怎么的想感叹一下你们好无聊。
而我更无聊,因为我在看着你们无聊。

同学来家这边逛:从来没见过那么多活的犹太人!

© ephemeral。·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